<span id="1ip7v"></span>
    <button id="1ip7v"></button><button id="1ip7v"></button><button id="1ip7v"></button>
    <rp id="1ip7v"><object id="1ip7v"><input id="1ip7v"></input></object></rp>
  1. <em id="1ip7v"><acronym id="1ip7v"></acronym></em>
    1. <rp id="1ip7v"></rp>
      <rp id="1ip7v"></rp>
      <dd id="1ip7v"><center id="1ip7v"></center></dd>
      服務熱線:
      18986009027
      聯系我們
      聯系人:錢云
      電話:18971304901
      (推廣、中介勿擾)
      座機:02787863116
      (推廣、中介勿擾)
      地址:洪山區書城路15號億勝科技大樓D棟521號
      郵編:430014
      >  政策法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 政策法規
      僅憑社保清單不能證明勞動關系
      發布時間:2016-03-21 11:31:18 瀏覽次數:

       文 | 李迎春,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

      作者授權發布,歡迎在朋友圈分享。謝絕未經授權轉載!歡迎投稿實務文章,信箱:szlaw@qq.com

       

      僅憑社保清單能否證明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答案是否定的。

       

      我國勞動合同法將實際用工作為勞動關系的建立標準,第七條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第十條第三款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在用工前訂立勞動合同的,勞動關系自用工之日起建立。也就是說,只有實際用工,才會建立勞動關系,即使訂立了勞動合同,但未實際用工,也不能認定勞資雙方已建立勞動關系。

       

      如果認為有了勞動合同或社保繳費記錄就等于存在勞動關系了,那就錯了!勞動合同或社保繳費記錄,在實踐中可作為一種證明勞動關系存在的證據,但不是充分證據。最終還得審查是否存在實際的用工行為。實務中存在很多掛靠社保的情形,但實際上并不存在用工,顯然不能認定存在勞動關系。

       

      當然,在司法實踐中判斷勞動關系是否存在,還應考慮以下幾個要素:(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

       

      在無書面勞動合同情況下,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時可參照下列憑證:(一)工資支付憑證或記錄(職工工資發放花名冊)、繳納各項社會保險費的記錄;(二)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發放的“工作證”、“服務證”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三)勞動者填寫的用人單位招工招聘“登記表”、“報名表”等招用記錄;(四)考勤記錄;(五)其他勞動者的證言等。

       

      實務中需注意,即使存在上述憑證,但還需存在實際用工行為才能證明存在真實的勞動關系。比如,提供考勤記錄、用人單位給的工資條、在用人單位從事具體工作的視頻資料等。

      以下是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份二審判決書,供參考。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4)深中法勞終字第289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黃某玲。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深圳市銘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

       

      上訴人黃某玲因與被上訴人深圳市銘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銘某公司)勞動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2014)深南法沙民初字第11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本院經二審查明,原審查明的事實清楚,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黃某玲與銘某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七條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因此勞動者為用人單位提供勞動是雙方建立勞動關系的前提條件。黃某玲提交了《員工參加社會保險清單》,以證明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雖然銘某公司自2011年1月起至2011年8月止為黃某玲購買了社會保險,但此證據不能直接證明其與黃某玲產生了勞動合同關系。從本案的證據以及證人證言來看,銘某公司系為申報物業管理企業三級資質而提供了黃某玲的技術證書,從而為了完成資質證書的申報幫黃某玲購買了社會保險。雙方之間并未形成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也沒有證據證明黃某玲為銘某公司提供了勞動,黃某玲亦認可未為銘某公司提供勞動。故黃某玲主張其與銘某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依據不足,黃某玲提出的關于支付拖欠工資、支付年休假工資、支付代理費的主張,理由并不成立,本院予以駁回?;谏鲜隹紤],黃某玲要求二審法院到深圳市住房和建設局調取勞動合同及工程師證書,本院不予批準。

       

      綜上所述,上訴人黃某玲的上訴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處理妥當,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元,由上訴人黃某玲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蔡 **

      審判員 王 **

      審判員 陳 **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九日

      書記員 葉*(兼)

       


      首頁| 社保代繳| 勞務派遣| 關于大方| 新聞中心| 核心業務| 會員服務| 大方招聘
      版權所有: 武漢大方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 鄂ICP備15022071號 技術支持: 捷訊技術

      本站關鍵詞: 武漢社保代繳 武漢勞務派遣

      线上斗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