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1ip7v"></span>
    <button id="1ip7v"></button><button id="1ip7v"></button><button id="1ip7v"></button>
    <rp id="1ip7v"><object id="1ip7v"><input id="1ip7v"></input></object></rp>
  1. <em id="1ip7v"><acronym id="1ip7v"></acronym></em>
    1. <rp id="1ip7v"></rp>
      <rp id="1ip7v"></rp>
      <dd id="1ip7v"><center id="1ip7v"></center></dd>
      服務熱線:
      18986009027
      聯系我們
      聯系人:錢云
      電話:18971304901
      (推廣、中介勿擾)
      座機:02787863116
      (推廣、中介勿擾)
      地址:洪山區書城路15號億勝科技大樓D棟521號
      郵編:430014
      >  政策法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 政策法規
      員工加班后在宿舍猝死不屬工傷,法院為何判公司賠23萬?
      發布時間:2016-06-08 15:53:06 瀏覽次數:

       導讀:公司員工被安排加班至凌晨,下班后死于職工宿舍,在不構成工亡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是否需要賠償?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審理了這樣一起案件,首次適用侵權責任法認定用人單位須對員工猝死承擔相應責任。

       

      【案情概覽】

       

      員工在宿舍猝死 一審判不算工亡

       

      2013年4月,李某入職昆山某電子公司工作。同年12月12日,上夜班的李某被安排加班至第二天凌晨1點多,下班后就回到宿舍休息。13日晚上11點多,同室友發現到了上班時間李某仍無動靜,不省人事,打電話報警。經診斷,李某為現場猝死。事后,李某的父母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電子公司賠償死亡賠償金等合計86萬余元。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下班后在公司宿舍內死亡,死亡原因無法查明,根據我國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這種情形不構成工亡,駁回了李某父母的訴訟請求。李某父母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蘇州中院。

       

      不算工亡,公司就沒責任了嗎?不!

       

      蘇州中院經審理查明,2013年12月11日,即李某猝死前一日,李某的上班時間為16時至凌晨24時,另外電子公司還安排延時加班1.5小時。“李某猝死上的是夜班,該工作時間與一般自然人的規律作息時間存有沖突,此時再安排李某加班本就欠妥,且延時加班時間超過1小時。”蘇州中院民四庭庭長、該案審判長包剛介紹說,按照我國勞動法規定,除有特殊原因外,用人單位每日安排加班一般不超過一個小時。

       

      體檢報告顯示,之前身體無異常

       

      事發后公安機關的調查筆錄顯示,李某在12日凌晨下班后直接回宿舍休息,中途未至其它場所參加可能有損于健康的其它活動。經過公安機關調查,李某之死已被排除刑事案件及他殺可能,且經醫療機構初步診斷為現場猝死。而李某于2013年6月體檢的報告顯示,其平時不存在疾病,身體健康。

       

      本案中,電子公司未舉證證明當日安排李某超過1小時加班存在特殊原因,亦未舉證證明其對李某提供了健康保障措施。雖然李某父母經法院釋明后明確表示不申請司法鑒定,但工作強度高、工作壓力大以及不健康的作息時間有損身體健康,是一般人均知曉的常識。也正因為如此,二審法院認為,電子公司嚴重忽視對李某身體健康的保護,侵犯了李某的合法權益,應認定存在侵權行為,且主觀上存有過錯。

       

      “根據本案現有證據雖無法得出電子公司凌晨安排李某超時加班與李某猝死存在必然直接因果關系的結論,但根據李某上班及下班回到宿舍睡覺后猝死這一過程的緊密度,并結合日常經驗法則,該因果關系亦同樣無法排除。”本案二審判決書中寫道。

       

      【最終判決】

       

      公司擔責40% 賠償23萬余元

       

      最終,考慮到引發猝死的原因亦與李某個人身體素質、個人身心調整等多重因素有關,具有多因一果性和一定的偶然性,在本案因果關系參與度無法查明確定的情況下,二審法院根據證明責任分配規則和公平合理原則,酌定由電子公司對李某死亡造成的損失承擔40%的賠償責任。

       

      蘇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依法改判電子公司支付李某父母死亡賠償金等各項損失共計23萬余元。

       

      【法官辨析】

       

      勞動者下班后猝死 如何維權是難題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如果勞動者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則可認定為工亡或者視同工亡。但如果勞動者是在下班后家中猝死,按照規定不構成工亡的,勞動者的權利如何得到法律保障,這是當下審判實踐中的一個難點問題。“勞動者在下班后猝死,雖因構不成工傷家屬無法取得工亡保險待遇,但用人單位存在侵權行為導致勞動者猝死的,家屬可以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要求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包剛說道。

       

      據了解,對于這種勞動者下班后猝死的案件,目前實踐中尚無法院適用侵權責任法判決勞動者下班后“猝死”糾紛的報道。因此,本案二審判決通過創新適用法律,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為類似案件勞動者(家屬)維權提供了一條新的路徑。


      首頁| 社保代繳| 勞務派遣| 關于大方| 新聞中心| 核心業務| 會員服務| 大方招聘
      版權所有: 武漢大方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 鄂ICP備15022071號 技術支持: 捷訊技術

      本站關鍵詞: 武漢社保代繳 武漢勞務派遣

      线上斗牛牛